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今生珍重

04 出走(2)

今生珍重 羽阡墨 1924 2019-05-15 11:42:35

  太太一下午都拿着手机,只是小少爷到晚上都没有回来。

  “太太,您别太担心,或许小少爷在同学家。”花姨安慰着太太,一边又指示我去门口看看。

  冬日的天黑的早,这会儿路灯都亮了,四处静悄悄的,只有雪花漫天飞舞,我害怕看到太太失望的眼神,于是忍着寒风在外头站着,希望下一秒就能看到小少爷推开院门走进来。

  “季末,快进来!别冻出病来。”太太在屋内唤我,“随他吧,孩子终归都是要长大的。”

  这话落在我心里是无尽的心酸,我所渴望的在有的人心中却是不值一提吗?

  梁妈妈一直说,孤儿院就是我们的家,可我还是想见见我的家人,问一问他们,为什么生下我却不要我。

  夜里,雪飘得更大了,因为心疼太太,又放心不下小少爷,所以睡觉一直不安宁,睡睡醒醒,间或还做着奇怪的梦,梦醒已经记不清梦的内容,就是心口闷闷的,不甚舒服。

  “咔嚓。”门锁打开的声音,我一个激灵从床上跃起,披上外套就小跑到客厅。

  终于,小少爷回来了,头发上,肩上落着一层厚厚的雪霜,我赶紧取了一块干毛巾递给他。

  他无声地接过,我也没有说话,看他懂得双手通红的,我心中自念“活该”,可作为这家的女仆,不得不去给小少爷倒热水。

  倒好热水从厨房出来,看到太太站在楼梯上,我想出声,她却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身又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看,子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太太也一直没睡着担心着呢!

  “小少爷,您还要吃点什么吗?”出于工作义务,我问了一声,小少爷肯定喝了很多酒,我感觉自己都快被熏晕了,他居然还能如此清醒。

  小少爷接过水杯起身,“不用了。”然后就上了楼。

  我把地板上的雪水渍清理干净后就回了房间,许是真累了,又或许是小少爷回来了大家都定了心,所以后半夜睡得特别香沉。

  早晨,太太和少爷照往常一样同坐在餐桌前,太太用餐全程没有说话,我见她几次欲要说话,最后都忍住了。

  “我暂时不会考虑去美国,若你打算跟他在美国常住也可以,不用管我。”早餐结束前,小少爷开口了。

  我和花姨不知道具体情况,自然一边忙手中的活一边竖耳听着。

  太太放下筷子,叹了口气,“辰希,妈妈尊重你所有的决定,你去哪妈妈则在哪陪着你,妈妈只希望你快乐。”

  小少爷没有说话,起身出了门。

  我和花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专心做自己的事。

  作为家佣,服务好主人才是第一重要的!

  先生回来前一日,太太拉着我在沙发坐下,“季末,希望我不在家的日子,你可以多关心一下小少爷,表面看起来他很冷酷,实际他是个缺少安全感的孩子。他的爸爸自他出生起就很少在家,都是我陪着他。这一次我没有和他商量就去美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原来是这样,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比我们这些孤儿幸福的多。

  “太太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少爷。而且花姨还会定时跟我通话,不会有问题的。”我坚定地回答。

  太太露出久违的笑容,点点头道:“我相信你。”

  “铃铃铃......”家里的电话响了,我连忙接起:“您好,这里是江家。”

  “你好,请问江辰希在吗?”一个甜美的女声,似有些熟悉。

  “太太找小少爷的。”我向太太请示,太太接过电话,“你是哪位?辰希现在不在家。”

  “原来是馨儿呀,辰希吃过午餐出门了,手机落在你那里了?那等他回来我告诉他。不麻烦你再跑一趟了……那好吧......”太太挂了电话,略沉思了会儿,“季末,午餐再加两个菜,司马小姐会过来。”

  我点点头,难怪听声音熟悉,原来是司马小姐。莫非昨晚少爷和司马小姐在一起,还把手机落人家家里……

  出了门的江辰希不知道,至此开始,司马馨儿便与他牵扯在一起。

  我是听花姨说的,小少爷从不带朋友回家,连生日宴会都不肯办,都是和太太简单过。这还是第一次有朋友来,还是个女生,花姨比我还好奇八卦,一个劲儿问我司马小姐漂不漂亮,温不温柔……我扶额,“花姨,我也就见过司马小姐一面,长得挺好看的,等下来了您老自己观察哈!”

  午餐前,江家迎来了小少爷的第一位客人。

  今天司马小姐穿着粉色的大衣,衣摆类似裙摆的款式,衣领是一圈雪白的狐狸毛,顺滑,更衬的这位小姐肤白貌美了。

  “将伯母好,冒昧来打扰您了。”司马馨儿将手上的礼物递给花姨,花姨收下后还不忘多看两眼这位客人。

  “馨儿太客气了,麻烦你给辰希送手机,竟还带了礼物。坐吧,一会儿就开饭了。”太太拉着司马小姐的手在沙发坐下,有吩咐我给她倒热水。

  “应该的。”司马馨儿坐下后四周看了下,“江辰希还没有回来吗?”

  “对呢,他周末也不能老宅在家里,出去约朋友玩一玩也好。昨天辰希......”太太问了一半,然后询问的视线落在司马小姐身上。

  “伯母别误会,刚才我在电话中没有说清楚,昨晚上我们很多同学一起玩,江辰希离开的时候把手机落下了,我又刚好捡到,想着晚上太晚不好打扰您休息,所以才今天打电话过来的。”司马馨儿大方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辰希真是个马大哈,估计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手机丢了呢!”太太笑着道。

  “江辰希昨天心情似乎不太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