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你还未来,怎敢老去

第六章 下雪了

你还未来,怎敢老去 安箫漫 2031 2019-05-15 13:29:54

  未见,听完。不做声,抱着睡着的子沁往下走。

  睡着的子沁,样子像极了某个人。未见的动作很轻,慢慢的把她放在副驾驶上。喝了酒子沁,脸上绯红,像一个粉嫩的水蜜桃。未干的眼泪浸湿了长长的睫毛。轰隆的跑车马达声,划破了整个夜空。

  “世子,你不为自己辩驳吗?”老板娘(妮诺)语重心长的问道。

  “伤害她最多人的是我,我有什么资格?”

  “可是。。”

  “我最近事情有点多,北部荒蛮人又有点蠢蠢欲动,我这次要代替父王出征,这里的一切就先交给你了,拜托了。”尘风很笃定的说到。无非他想打断妮诺接下来要问的。妮诺也是聪明人,便不在多说什么,低头收拾东西。

  子沁睡的可真沉,大概是酒精的作用,也睡的很香甜。

  未见一口气,把子沁抱到三楼子沁的卧室。把鞋,都整理好。盖上好被子,怕初春的辛辛那提冷,又把被角扯了又扯,帮子沁整理好。四格的玻璃窗上都是一层层雾气,累了一整天的未见,终于扛不住。缓慢的坐在床边,长吁一口气。忽然发现窗外飘着雪,才意识到,外面下雪了。雪花不急不徐的飘着,摇摇摆摆的从三万里高空慢慢落下。未见,看了一眼子沁,睡那样香甜,忍不住慢慢的靠近子沁,想听听她的呼吸声。2个人的脸越靠越近,未见心跳好像忽然漏跳了一拍。闭着眼睛,轻吻了一下睡着子沁的额头。迅速起身,走了出去。只怕在呆下去,忍不住那贪婪的心。

  第二天早上,屋外的阳光直射在未融化的雪上,折射出好几种颜色。子沁,被暖冬的阳光照醒,慢慢的睁开惺忪的眼睛,虽然喝醉了,但昨天的事情她都历历在目。心情也不似那样激动,好像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了,才能放下。有些眼泪只有流过了,才知道其中的意义。子沁一步步挪到窗边,痴痴的望着昨夜下过的雪,那样的静谧。看着太阳光被雪水分解成五颜六色的光,那样的迷人!子沁,仿佛明白了。。。回暖的辛辛那提,怎么可能会下雪。是尘风在和自己告别,因为子沁和尘风初识也是在一个下着小雪的夜晚,那天尘风受着伤,奄奄一息躺在学校校园的长椅上。那年子沁才大一,就这样。2个人,相识,相知,相恋,相爱。这一路走来,打过来的怪兽,看过的风景都还是那样的清晰。此时的窗户上,隐隐约约出现“再见,保重”。子沁望着窗户,看着用雾气写出来的字,眼泪早已像断了线的珠子,但是嘴角是上扬的,闭着眼睛,双手捂着胸口,默默的念到:谢谢你!再见!。这一场雪,为子沁而下。子沁想着,我爱了整整三年的男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可以有这样的特异功能。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懒虫,下来吃饭”未见大声的喊叫着。一声喊叫,划破了房间安静的温暖的时光。

  子沁才回过神,不想让未见看见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赶紧用手擦掉眼角的泪。顶着红红的眼睛下去,未见最喜欢的是早餐,所以每天会很用心的做早餐。餐桌上,有煎好的鸡蛋,烤好的吐司,还有牛奶。未见不想让子沁觉得自己昨天的事情很尴尬,很热络的说到:“赶紧坐下来吃,有你喜欢的橙汁。”边说,边给子沁到橙汁。子沁,看着这一切,心里暖暖的。也不想在想其它的事情。就坐下来吃东西。这是来到这个时空,第一次这么开心的和未见吃一顿饭。

  “等会,我们一起去玩雪吧!在这个季节,那么难得会下雪。”子沁很开心的说到。

  “好啊”未见一口答道。

  子沁,刚出门,看见一地的白雪,甚是欢喜。仰望着天空,眼睛微闭,享受开始着大自然赐予的每分每秒。便开始在雪地里蹦蹦跳跳起来,然后一下子躺在雪地里,好一副享受的样子。对着未见大喊到:笨蛋!快来玩雪。未见第一次,见子沁笑的那么开心,那么放松。也趁着这个雪景,愉快的玩耍起来。

  未见,偷偷的揉了一个小雪球向子沁丢去,把子沁吓了一跳。嘴里嘟啷着“太坏了你,让你欺负我”。子沁,这次滚了一个很大的雪球,豪不手软的砸向未见。未见看见雪球向自己砸过来,丝毫没有要躲的意思。径直的砸向自己,雪球被弄的粉碎。惹的子沁哈哈大笑起来。未见没有要躲避的意思,也就是想逗子沁开心一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一个毫不了解的女生,开始有一点点恻隐之心。那种心里真的很奇怪,不想承认,但又希望有这种感觉。

  只顾开心的子沁,一不小心,脚一滑,摔了下去。还好摔的不狠,子沁笑着嘲笑自己说道:你看,人做坏事,上帝是要惩罚的。未见赶忙走过去,伸出一只手,去拉她。子沁,看到未见的手上,有一道深深红印,好像被什么夹过似的。

  子沁好奇的问道:你的手,怎么啦?什么时候弄的。未见觉得很不好意思,当然没发说出,是为了去找你受的伤。未见快速收回了一只手,换了另一只手去拉她。说到:昨天不小心,倒垃圾弄的。

  “倒垃圾怎么会,弄出一道红肿的印子,很奇怪啊!”子沁还刨根问底的问道。边问,边把手伸向未见,同意他拉她起来。

  未见觉得问题好多,不知道怎么掩饰自己的谎言和自己不安的内心。把拉到一半的子沁,又松手的放回去。毫无防备的子沁,又再一次重重的的摔下去。气的子沁,也忘记了手伤的事。

  “呀!你个混蛋,还以为你变好心了,简直就是披个羊皮的狼,浪费了你人畜无害的样子,气死我了”边说,子沁边爬了起来。未见笑了笑。今天大概是失去尘风后,最开心的一天,对于子沁来说。心情放松了许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