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云中的思念

也许

云中的思念 梦悠熙 3533 2019-05-15 11:46:12

  看到思思,张倾笑得很开心,立刻走过去抱着。因为她答应思思,这次回来带她去玩。这次航后休息,她是复训的。仇国飞笑着看着张倾母女,如此温馨的画面确实让人动容。这时吕新用胳膊肘碰了碰仇国飞,试探性的问:

  “准备什么时候和张倾生个宝宝?”

  “随时啊!我肯定是生儿子的人。”

  “行了!你看我们中队有几个是生儿子的?只要不是停飞时间怀上的,全是女儿。远的不说,你看看刘海峰!这闺女多好看啊!”

  “我儿子肯定更帅!小心噎死你!”

  此时,思思正在和妈妈说话,两人说话的神情十分相似。在座位上,张倾拿出了一个娃娃递给思思,因为她记得有一次思思说过想要一个娃娃,于是她就让在德国的同学买。

  “妈妈,为什么不是小飞熊?”

  “你说的是机长熊啊?这个我只有一只,原来公司的我。要不下次带给你?”

  “我今天就要,吃过饭去拿好不好?带我去嘛!”

  张倾抬眼看了看仇国飞,后来他点了点头,其实在场的任何人都心疼思思。其实刘海峰现在不是没有女朋友,但是他理不清现在自己的心情,其实仇国飞最后悔的是当时没有直接娶了张倾,这样思思不需要在单亲家庭长大了。在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提及仇国飞求婚的事,只是说让他请客多么的不容易。

  “仇哥,难得和你飞一次就遇上你请客。”

  “那是你运气好!冯维,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他主动请客就没有过几回。今天让你遇上了,真心不容易!”

  “吕新,我怎么听着你说话这么的不对劲呢?就好像我就是我们华东航空的葛朗台,我说我有那么小气吗?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来!小倾,告诉吕新,本机长有多大方!”

  “我在华东做空乘的时候没发现你有多小气,转飞行员之后回来也没有发现你有多大方。不过我还是真发现了一件事,你真的是越来越啰嗦了。我们747中队怎么有你这号人物的。看来你是想和华浩天一个待遇了,要不要试试呢?”

  “对了!倾姐,华浩天怎么得罪你了?具体的也没听说,就是听说你打电话给签派说航班上有你没他,你飞的时候不想看到他。他说他也不知道在哪里得罪你了,你就把他扔下飞机了。”

  “冯维,我真的不知道华浩天是真失忆还是装的?那天刘恬恬和我是一个机组,当时实习生送机组餐就晚了几分钟。实习生一进来就说乘客比较多,所以耽误了一会儿。当天的乘客名单是我对的,确实是满员。我就不明白了,就迟了这么几分钟就怎么了?好家伙,他就开始教育人家,小丫头眼泪都下来了。我飞了这么多年,真是没有看见过脾气这么大的副驾!你们问问迈克斯,我副驾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天要不是季婷婷拦着,他真会被我关在驾驶舱外面,休息的时候那腿伸的,我差点没被绊死。我觉得如果我在和他搭班飞,工伤都是小意思!”

  “我记得你和华浩天搭班飞的时候,是在我们华东第一次做带队机长吧?”

  “吕新,你的记性真的太好了!那次是第一次在华东坐左座,我美了好一会儿。好家伙!那天我以我做空姐的时候的打扮习惯上飞机,不对,开准备会。看到这个副驾说话还是不错的,感觉也很好。我去,谁知道那么大脾气!吓死我了!”

  “思思,有没有想仇叔叔?”

  “当然想了啊!”

  话锋就这么自然的转了话题,因为今天还是个愉快的日子,不合适说这么沉重的话题。方楠看到这个情景也不得感慨了一下,一进公司就听老一辈的员工说过张倾和刘海峰的事情。这事现在在她看来,纯粹是刘机长自己给毁了和张倾的缘分。

  张倾看着仇国飞和思思的互动,心里一闪而过了一丝酸楚,因为自己对女儿的了解还没有仇国飞多。一个人在香港的时候,除了飞也没有别的事了,在国泰转飞行员之后不到一年就有了副驾驶资格。在国泰737机队里也是资格比较老的飞行员了,她升副驾上座几乎是和迈克斯升机长同时的。在离开国泰来华东的时候,迈克斯的年薪是360万、张倾的年薪是260万。所以来华东之后的第一个月,张倾拿到工资条后,来了句惊呆众人的话:

  “啊!比我在香港做机长的时候少了好多!”

  “我说张倾,2万3美金啊!你还要多少?你一个月的薪水是我们三个月的,你就知足吧!”

  “我做副驾的时候差不多就这个工资啊!”

  “拜托!你原来在香港好不好?消费水平也和内地差好多!”

  在初回国内的第一个月工资,张倾确实不习惯。因为目前的薪水知识她在香港做副驾的薪水,而且是做副驾中期的薪水。确实在国内机长能有个5万多已经很不错了,15万已经是非常资深的检查员机长的薪水了。但是在张倾和迈克斯这样从国泰航空过来的人,确实感觉工资少了很多。话说张倾在香港还是有房有车的,还是很少有的,更何况她又是愿意飞的。

  “妈,我今天想和你睡,好不好?”

  “我没有和你爸爸说,这样恐怕不好吧!”

  “小倾,你是思思的妈妈,不需要和刘海峰说的。何况他现在在天上,你怎么联系他啊?直接和刘海峰的妈妈说就可以了。”

  仇国飞拿出手机,又一次拨通了那个号码,因为他想让思思和张倾多待一会儿。

  “阿姨,又是我,国飞啦!张倾找你有件事,我让她和你说。”

  仇国飞把手机递给了张倾,并且示意她可以说话。其实张倾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自己的身份尴尬。但是她还是接过了电话,虽然她也不知道怎么说。

  “刘妈妈,你好,我是张倾。”

  “我早听说你了!不过书瑶他们只告诉了我,你和我家海峰的事。你真的很不容易,也谢谢你没有起诉他。”

  “阿姨,这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过去好几年了!有些事能过去就过去的好,我们总是要往前看的。太纠结这些,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嘛!对了!阿姨,思思说晚上想和我在一起,不知道可不可以让她和我住一晚。明天她正好放假,我会送她回去的。”

  “好吧!等她爸爸吧回来我告诉他,你和思思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正好借这个机会相处。”

  “好的,谢谢你!”

  之后张倾一行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关于公司里的一些事情,张倾在公司的时间不是很久,有些事情不清楚,她只是听那一圈人在说些什么。而她只是和女儿说一些她们的事。比如学习,喜好的一些事。原来思思和她一样学钢琴,也和思思约好了回家比一比钢琴。

  就在这个时候,张倾听到徐浩俊在抱怨,抱怨公司安排的航班多了,他都没有时间谈恋爱。张倾笑了笑,徐浩俊其实是一个很优秀的小飞,休息时间全部在学习。其实,他不是没有时间谈恋爱,是他把谈恋爱的时间花在了学习和游戏上了。张倾多次建议他改机型去飞737,升机长也快点。他不是没有建议过徐浩俊和他一起飞737,可是人家就喜欢飞747,也没办法了。

  “最近飞的太密了,头晕眼花,脖子酸。开自己的车,方向盘都不会打了,直接拉了。”

  “小俊俊,来!告诉你飞哥,你要表达的是什么?”

  “我都快不想飞了!现在压力挺大的搞得我都想辞职了。你们看看我脸上的毛孔!”

  听到这里,张倾都笑出声了。她还是比较了解徐浩俊的,这个小孩真的是很喜欢飞行。刚回华东航空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小飞,不是跟着迈克斯就是和她跟机飞。那个时候张倾刚放747机长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一直被华东航空压着当副驾,因为她还不是747比较成熟的飞行员。她是737的责任机长,每次有人拿她放机长快说事,她总是拿她是自费飞行员说事,她是把欠国泰的培训费还了才能出来的。

  “小俊,我告诉你啊!你应该把resignation拍在周sir的桌子上,然后说一句:‘周民康,小爷我不干了!’再来一个潇洒的转身,把门关上,齐活了!这样一来,你在民航圈就出名了!”

  “倾姐,可不可以我写了,你帮我去拍?你毕竟是外籍机长,你就是把周民康的办公室拆了,他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你完全可以一句‘老娘不干了!’回他的。”

  “我说,我好不容易把自己那件乱七八糟的事给弄的大家都不在提了。你是不是想给我再来点料啊?拜托!我真的很怕,你还真以为我在民航圈子里的名声有多好啊?”

  “我的妈妈最好了!”

  张倾微笑着把思思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在场的吕新、郭书瑶包括萧冉都用手指了指徐浩俊,确实在国内的民航圈里张倾的负面新闻不少,大部分都和刘海峰有关系。所以再次回到国内,她还是考虑了半个月,最后还是问了仇国飞之后才做了决定回来的。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她回到华东航空,多数时间是在747机队。除了在747机队,张倾也飞737国内短途。在之后吃饭的时间里,大家笑笑闹闹很开心,说着工作和生活的一些事。当结束的时候张倾的女儿思思,一手拉着张倾,另一只手拉着仇国飞。在场的人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仇国飞则是直接愣住了。

  “思思,为什么拉着仇叔叔的手呢?”

  “因为爸爸说仇叔叔以后也是我的爸爸了,我也很喜欢仇叔叔。”

  仇国飞蹲下来抱起了思思,宠爱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从张倾离开内地,仇国飞就宠着思思,说视如己出也不为过的。在华东航空的所有员工看来,仇国飞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很喜欢张倾,想追张倾的,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正当仇国飞听说张倾就要去泛亚航校的时候,他立刻请假飞到香港,向她表白。因为他不想再错过张倾,想把她握在手中,不想再错过了。

  “仇叔叔,你就要和妈妈结婚了,我可以叫你爸爸吗?”

  “宝贝,当然可以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给我,当然,除了叔叔在天上飞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