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洋洋得意!

第十六章:大英雄的无能为力。

洋洋得意! 漫冬乐乐 3364 2019-05-15 11:45:32

  关于凌泽宇的事情,同学们众说纷纭。

  放学后,洋洋和妈妈一起来到医院。

  看到洋洋的到来,头顶包着纱布的凌泽宇一点也不意外。

  “小宇,好点了吗?”

  妈妈伸手去摸他,他迅速的把头扭开。

  妈妈尴尬的收回手。

  “洋洋妈,这孩子一点也不懂事,我们家这种情况,他还非要打架……”

  凌泽宇的妈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随后病房里,只剩下了自己和他。

  “你没事吧?”

  凌泽宇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你爸爸的事情,我知道了。”

  第一次这么清楚

  能看到他眼里的泪花。

  “这个假期,我学习了跆拳道,可以……”

  “于小洋”

  洋洋被凌泽宇的突然转身吓了一跳。

  “啊?”

  “你相信我吗?”

  洋洋使劲点头。

  “我爸爸没有做错。”

  因为包了纱布,面色惨白,凌泽宇可伶无比。

  洋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真的,我爸爸绝对不会的,你要相信我。”

  凌泽宇的语气从强硬变到了哀求。

  “我……我……”

  洋洋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告诉你爸爸,我爸爸没有错,他可不可以放了我爸爸。”

  凌泽宇从病床上跳了下来。

  光脚站在冰冷的地上。

  “你爸爸一定是抓错了。你要相信我。”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傲慢的凌泽宇吗?

  是爸爸抓的凌叔叔!

  洋洋瞬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罪恶感给抓住了。

  好像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洋洋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自己家的。

  只是清楚记得,

  凌泽宇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着自己,还被凌妈妈打了耳光……拖到了病床上。

  洋洋目光呆滞,坐在沙发上。

  安意和安阳下来询问凌泽宇的情况。

  “阿姨,小洋呢?”

  安意习惯性地探头。

  “小样,那个家伙的情况怎么样?”

  安阳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转换到少儿频道,拿了一颗橘子。

  “洋洋?”

  安意轻轻推了推他。

  洋洋才有了反应。

  “啊?”

  “问你话呢?他人怎么样啊?”

  “医生说是轻微脑震荡。”

  “不是吧?会不会影响到他的脑子啊?”

  安阳和姐姐一样,坐到洋洋身边。

  “没有什么大问题,医生说修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你们班的那个呢?”

  “他的情况比较严重,可能需要住院观察。”

  “我真是没有想到,凌泽宇那个家伙这次打的这么严重,之前看到他和别人打架,还一直被欺负呢。”

  洋洋猛地抓住安阳。

  “你什么时候看到了?”

  安阳拿着一瓣橘子,手足无措。

  “就…….就是,你请假一个星期那次啊.”

  “和谁?你记得他们的样子?”

  “我不知道啊,那时候,等我赶过去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走了。只剩下凌泽宇自己了。”

  洋洋眉头紧锁。

  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安意看在眼里。

  “一定是那群家伙。”

  洋洋的拳头都红了。

  “谁啊?你们不会是混黑社会的吧?”

  安阳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洋洋满满的恨意。

  安意的手放在洋洋的拳头上。

  “洋洋。”

  紧握的拳头才慢慢松了开来。

  “靠你这个拳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姐,你不要打断我的话,于小洋,你们是不是混过黑社会啊?”

  在安意要说话之前,洋洋开口。

  “没有,只是在我和凌泽宇一年级的时候,偶然去了一个游戏厅,与那里玩游戏的吵了起来。”

  “然后呢?”

  安阳追问。

  “他们比我们大,就一直在放学堵我们,问我们要钱,只要不给,他们就会打我们。我们也试图反抗过,每次都是失败,他们很厉害,人又多。”

  “那之后呢?你们是怎么逃了的?”

  “当然是……”

  “是什么?”

  其实洋洋想要大声说出来,靠的是自己的爸爸。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他竟然觉得爸爸让他说不出口。

  洋洋的心理已经认为,抓了凌叔叔是爸爸的错,凌泽宇变成这个样子,也都是爸爸的错。

  “是……是我爸……爸。”

  “还是于叔叔厉害。”

  “我都说了,靠拳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唉,你说凌叔叔究竟是犯了什么错啊?”

  安阳替凌泽宇惋惜。

  犯了这样的大错,学校对他的处分肯定会很大的。

  而且还要配丁赫巨额的赔偿款,当然还有他自己的医药费。

  洋洋不自觉地低头了。

  他感到抱歉,也更想要和爸爸谈谈。

  还是没有等到爸爸。

  洋洋躺在床上,想到了之前被那群家伙欺负地时候,都是凌泽宇在保护自己。

  这次他一定要保护凌泽宇。

  放学后,洋洋找了一个借口,没有和安意一起去看望丁赫。

  独自来到了那条街道里。

  靠在墙上,等待着他们。

  洋洋听说过一句话“狗改不了吃屎。”

  所以他选在在这里等。

  害怕还是愤怒

  但看到他们欺负别人的时候,双腿不听使唤一直在颤抖。

  看到那个被欺负要钱的小女孩,洋洋就想到了自己。

  愤怒!!!

  “住手,你们这群畜生。”

  洋洋大喊一声,紧握拳头冲了过去。

  虽说学习过跆拳道。

  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鼻青脸肿的洋洋被逼在了墙角。

  “哟,是你啊,真的是好长时间没有见了啊。”

  “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你们不要在欺负这个小女孩了。”

  洋洋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小女孩的恐惧。

  这个小女孩躲在洋洋身后,抓着洋洋的手,一直颤抖。

  手里的汗,不只是她的还是自己的。

  “小个子,你长本事了啊?”

  “你们知道的,我爸爸是警察,难道还想像之前一样被抓回去吗?”

  “所以说啊,你来干什么?我不找你的麻烦,你自己送上门来,真是白瞎了大个子对你的保护。”

  “你说什么?”

  “你可不要傻了,你以为我们不去找你,是因为你那个一天到晚不在家的警察爸爸吗?”

  “是啊,要是警察都管用,这世界上还能有警察吗?”

  “你们?”

  洋洋感到一阵眩晕。

  “闭嘴吧。”

  “住手,不要忘了我们和大个子的约定啊,不要给打坏了。”

  “把钱拿出来,你快滚吧。”

  “你们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什么约定?你们怎么欺负他了?”

  “你们给我说清楚了。”

  洋洋不顾那个小女孩的阻拦。

  冲上去抓住那个个子最大、最壮的。

  “想死啊。”

  当然这么做的结果就是换来一顿暴打。

  “你要是识趣,就不要来招惹我们。”

  洋洋艰难的爬起来

  “你们对他干什么了?”

  那个老大特别反感这样,所以直接一拳把洋洋击倒在地。

  “不要让我没有耐心。”

  洋洋死死抓住那个人的脚腕。

  “你们对他干什了?”

  “烦死我了。”

  奋力挣脱。

  不顾自己同伴的阻拦。

  “我告诉你,你们俩以后完了,我会缠着不放的。”

  洋洋还是没有问出来。

  不过心里却已经想到一二。

  自己之前还比较纳闷,为什么他们老是找凌泽宇的麻烦。

  “你还好吗?”

  那个小女孩,用尽全部的力量扶起洋洋。

  “以后长点脑子,不要再走这一条路了。”

  洋洋推开她,自己东倒西歪的朝家里走去。

  小女孩看着他的背影。

  直到消失。

  “洋洋,你这是怎么了?”

  妈妈着急的帮着儿子清洗伤口。

  对付这些小伤口,妈妈已经绰绰有余了。

  “妈妈,我爸呢?”

  “他在工作啊。”

  “你这是和谁打架了?”

  妈妈责问道。

  “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不知道。你不好好学习,还学会打架了?”

  “见他一面就这么难吗?”

  “妈妈问你话呢?”

  妈妈情绪比较激动。

  “我也问妈妈话呢?”

  洋洋直面反击。

  “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洋洋你这是怎么和妈妈说话呢?”

  洋洋已经不可理喻了。

  “我从来不知道儿子见父亲一面这么难?他就那么忙吗?”

  “你这孩子,给我站住。”

  妈妈一把拉住洋洋。

  “你和谁打架了?”

  洋洋瞪着眼睛看着妈妈。

  “问你话呢?”

  洋洋推开妈妈,跑回自己的房间,紧锁房门。

  妈妈非常生气,拿着钥匙就要开门。

  这个门没开,另一个门突然开了。

  “你回来了?”

  于翟慌慌忙忙。

  “你这是要干什么?”

  连鞋都没脱,直接跑到房间开始收拾衣物。

  “你的儿子要造反了。”

  妈妈像个孩子似的向爸爸抱怨。

  “怎么了?”

  “你快去看看他。”

  妈妈把钥匙给他,开始埋头给爸爸收拾衣物。

  “洋洋?”

  看着爸爸穿着一身制服开门进来。

  洋洋有些高兴。

  “你这是和谁打架了?”

  爸爸迅速挨着自己坐了下来。

  洋洋看着爸爸

  满头大汗,眼睛里有着鲜明的血丝。

  “爸爸。”

  洋洋相信爸爸。

  “怎么了?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爸爸,放了凌叔叔吧。”

  爸爸惊奇地看着自己。

  轻轻捏了捏自己的脸蛋儿。

  “那个不是爸爸能决定的啊。”

  细心的爸爸拿起药膏,给洋洋上药。

  “洋洋,你听爸爸说,爸爸当然不想让凌叔叔进去,但这是爸爸没有办法改变的,是凌叔叔自己先犯了错,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难道洋洋犯了错,就因为爸爸是警察,就可以逃避吗?”

  爸爸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突然看着自己。

  “不可以。”

  “一样的道理啊。”

  “可是……万一凌叔叔真的是冤枉的呢?”

  “你不相信爸爸吗?”

  洋洋看着爸爸。

  爸爸看着洋洋。

  “我相信。”

  爸爸继续给自己擦药,不再说话。

  “爸爸。”

  “嗯?”

  “如果有一天,我也犯了和凌叔叔性质一样的错误,你也会一样把我抓起来吗?”

  洋洋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

  爸爸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

  摸了摸自己的头,并没有回答。

  “你这是和谁打架了?”

  爸爸转移了话题。

  “之前那群人。”

  爸爸突然皱眉。

  “爸爸,你不是说他们不会再犯错了吗?”

  洋洋向爸爸提出质疑。

  多年后,洋洋才知道。

  爸爸当时选择的是:

  愿意去相信人性。

  可是

  “人性真的能相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